橘子橡皮

我好想吃炸酱面🍜

【原创/BL】幼驯染十题(一发完)

一、初识

幼儿园入园第一天是开放日形式,家长可以陪同一起度过半天。午饭前,季弘宇的妈妈嘱咐完老师自己儿子的小习惯之后,就离开了。两岁半的季弘宇已经在同龄的小豆丁中拥有最高的身高,再加上听话的性格,第一次离开妈妈也不哭不闹,像个小大人似的站在旁边。丁远就不一样了。家里最小的儿子,平时在家黏妈妈黏的紧。看着妈妈要走,说什么也不乐意。撇着嘴抱着妈妈大腿就是嚎啕大哭。丁远被班上的生活老师一把抱了起来,丁远妈妈才算是能够脱身。最后不知道拉了几次钩约定下午放学第一个来接他,可算是送走了妈妈。


很快午饭就送了上来,一个小桌子安排着坐下四个小朋友。生活老师抱着丁远,看了看乖巧的季弘宇,最后...

2017-04-24

《成为一个不像自己的人的理由》(黄笠/HE)第五章

【05】

“笠松幸男,和你做了这么多年朋友,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不要太自以为是了。没人会想要同情你。你一直是我们的队长,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好好看看黄濑吧。看看他为了你变成了什么样子。”


前一天森山进来之后,只是写了一句黄濑走了,便一直坐在旁边不动。早川看看队长,又看看森山,也是没了主意。一直到笠松妈妈回来,才终于找到机会,说了声再见,便起身准备离开。一直没有动静的森山,拿着手机按了一通,也起身告辞。笠松床头柜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抬起头看向森山的时候,那人只是回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森山不等笠松询问,便拉着早川离开了。


晚些时候,笠松回复了森山:“我知道了...

2017-04-21

《成为一个不像自己的人的理由》(黄笠/HE)第四章

【04】

自从笠松醒过来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外伤基本上已无大碍,但是因为听力复原程度暂时还无法估计,只能继续留在医院查看。平时在篮球场上肆意奔跑的人,现在却只能困在这个刻意营造的安静的房间。即使笠松知道听力并没有完全丧失,却因为身边人的小心翼翼而愈发觉得周遭空气带给自己无穷的压迫感。任何事都自己扛着的笠松,在一次次深夜惊醒无法入睡之后,精神状态也是变得越来越脆弱。


他知道自己受伤的事情,那个忙前忙后陪伴左右的后辈,可能比自己还要痛苦。所以每当黄濑来看望自己的时候,都会故意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开始,对于能够在最需要的时候见到黄濑,笠松是感到欣喜的。但是现在的他却疲于伪装,开...

2017-04-11

《成为一个不像自己的人的理由》(黄笠/HE)第三章

写在前面的话:

文中的有关医学的细节我有做了一些调查,但是还是靠自己脑补一些来配合剧情。如果有违背的话,我也只好说抱歉。毕竟我并不是一个医学生。

其实这个文梗来的毫无理由,当时只是突然想写在一些生活压力之下,黄笠两个人之间究竟会发生什么。然后就来了这么个东西(笑

第三章因为有了森山大大,我觉得好像有点变得轻松起来了(欸真的么

总之,希望读到的同好会喜欢~


【03】

森山由孝轻轻地将病房门关上,提着准备好的便当站在走廊里若有所思。

那天笠松醒来之后,医生进行了确诊: 因为头部受到重击从而导致中度神经性耳聋。

医生也说,笠松可以在助听器的帮助下进行正常的生活,不过想要...

2015-10-29

《成为一个不像自己的人的理由》(黄笠/HE)第一章&第二章

写在前面的话:

第一次写黄笠的同人,现在觉得好紧张。这个文的梗什么时候有的已经不记得了,只是那天整理电脑,发现这个梗一直被坑着,看着心里难受,最后还是觉得要写完。不算是很长,大概。文中事情发生的时间也不是很确定,大概就是前辈高三的吧。

如果哪里写的不好,还望包涵。


【01】

“黄濑…笠松他…他出事了。”


“黄濑?”


“我…我这就来。”


当黄濑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到医院时,笠松的手术已经结束了。

给黄濑打电话通知的是森山,这时正站在病房门口等着黄濑。

黄濑在跑来的路途中,脑海中有好几种前辈出事的可...

2015-10-28

先撸出两个故事 还有28条ヽ(*。>Д<)o゜

探鹰日常三十题挑战!

*三十题来源于网络!每一条都超级萌的呢!
*文笔不怎么好,有好久不开坑了嘤。写的不好,请多担待ヽ(*。>Д<)o゜
*可随意提意见哟!
*TADAAAAAA 开始了!

3.你以为你是超人吗

Coulson的小侄子今天过生日,Clint想了一上午也不知道应该给这个六岁的小男生送什么样子的礼物。

汽车?不行,太平庸了←_←
水枪?不行啦,去年买过了(ーー゛)
书包?好无聊啦┑( ̄Д  ̄)┍
弹弓?Coulson会杀了我的ヽ(*。>Д<)o゜
甜甜圈?芒果布丁?Stark的裸照?⊙▽⊙
啊啊啊,不知道送什么了啦〒_〒

喔⊙▽⊙想到了!

当Clint自豪地穿着蓝色紧身衣,外穿红色内裤...

2014-06-24

被闹钟惊醒之后 发现刚刚做梦梦见了一个甚萌的脑洞啊

在梦里面吧 有一个攻君 他是那种风流成性的赶脚 然后是一个俄国的少爷(我天 别问我为什么是俄国少爷) 然后受君是刚刚到这个庄园工作的淳朴乡下小男生

受君似乎是有点倔强小暴力的性格

反正就是我也不记得咋回事儿了 攻君要受君跟他滚床单(这段是我梦一上来的场景) 结果大概就是受君不肯妥协的模样一下子戳中了攻君的萌点

然后攻君就开始缠着受君(好奇怪。。)

最值得一提的是攻君有一只很大的猎犬之类的狗
受君不听话要跑走的时候 居然被这只狗给拽回来了(在梦里 这只狗居然可以叼住受君的后勃颈)

反正攻君就说“不回应我的感情也没关系 我们可以滚一次 只要是咱们俩就可以” 大概类似这样的话吧 我不太记得了 而且很莫名 这段...

2014-06-23

© 橘子橡皮 | Powered by LOFTER